不吃鱼的猫先森

爱你爱的人

日常狂躁

【索香】神奇小山治 ①

   *外卖小哥与顾客设定
   *ooc有
   *索香夏日祭快乐呀xDD
    炎炎烈日,闷热的空气更是为这非人的温度增加了双份烦躁。骑着专用小电驴的索隆在小区里的一幢幢楼房中来回打转。
    红色的告示牌,刷着黑漆的小区大门,还有那个标着“地下防空洞”字样的入口,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见到它们不下三次了。
    苦寻无所的无奈和容易让人感到不耐的气温无一不使他的愤怒层层上升。又回到最初的起点,他觉得自己应该停下来好好思考一下这回该往左还是该向右
  (虽然这并不能改变最终结果)
  “啧,混蛋圈圈家到底在哪?”他心里盘算着再找不到就把那人定的外卖自己享用,至于五星好评到时候见到人了再把手机抢过来自己写,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又好了一些。
   “哟,绿藻植物特意找了最热的一天来进行光合作用提高效率吗?”索隆回过头,不出意外的看到自己这单外卖的接收人。
   “你就那么想跟我打一架是吗?啊?混蛋圈圈!”
“嘁,”山治给了他一个白眼,说,“我可是来接可爱的娜美桑的,你别挡着我的道!”
索隆很不客气地回了山治一个白眼,接着把小电驴停靠好,从后箱中取出一箱外卖和一个小盒子,好心的解释道:“你可爱的娜美桑接完单突然身体不适请假换人了。喏,这是你定的鱼,你定的虾,外送一份小蛋挞。把你的外卖收好,记得给五星啊,圈圈眉。”
山治看着眼前的一箱生食和小蛋挞还有一颗恼人的大绿藻球,觉得自己精心准备的小礼物大概是要泡汤了,短暂的思考以后他向索隆发出了邀请:
“喂,绿藻头,吃中饭了吗?”
“哈?没有。”大绿藻球晃了晃脑袋。
“算了,看在你帮娜美小姐送外卖的份上请你一顿。跟我来。”
“?”索隆看着渐渐走远的人愣了神,反应过来以后忙把刚拿出来的东西又装回去,发动小电驴跟上前面的人,“喂!混蛋圈圈你走那么快是怕太阳把你的卷卷眉给烧化了吗?”
下厨时的圈圈眉和平常与他斗嘴时候的样子似乎完全不同,他像是彻底沉醉在厨具与食材中一般施行着自己的魔法。生鱼块被片成薄薄的片状,阳光透过窗尽数铺散在它们身上使鱼片显得更薄更通透。嫩嫩的浅粉色,肉的肌理有序地一条一条排布着,只是切好片的生鱼肉就已经让人非常有食欲了。索隆甚至觉得山治都不需要摆盘,只要拌好酱料自己就可以愉快享用了,而且一定会全部吃完。
“绿藻头,别光看不做事。拿两个盘子来。”山治一边处理食材一边向索隆这么说道。
被叫到的人皱了皱眉,魔法小厨师什么的,“果然是错觉。”
“哈?你在说什么?快点拿盘子!”山治转头瞪了他一眼。
“啧,知道了。”索隆走到碗柜前,刚要打开新的任务又出现了:
“等等!你是不是还没洗手?先洗手再拿。”
“啊啊,知道了。真是麻烦。”索隆照着他的话洗手拿盘子。“这样的差不多吗?”
山治转头看看,说:“太大了再小点就行。”“哦。”他把盘子放回原处重新挑选。两人的相处模式让索隆心里有些怪怪的,像厨师和他的帮厨一样,更像厨娘与她的丈夫那样。
这个想法让绿藻头先生心里“咯噔”了一下,险些把挑好的盘子给脆了。
他有些心虚地转头去看那个在切洋葱的男人,确信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常。
照在鱼片上的阳光也分了些许在那个男人身上,夏日招人厌烦的艳阳在他身上却显出温暖的样子来,耀眼的金发上,肩膀上,手臂上,折入腰中,臀……
“你在发什么呆?盘子找好没有?”那人突然转过身来与他对视,直挺的鼻梁,红润的嘴唇,白皙的脖颈,还有微微敞开被露出来的一点点锁骨。
“喂,绿藻头,我在跟你说话,你听……”他从来不好好扣上衬衫最上端的纽扣吗?索隆抱着莫名的想法走近山治,凑近与他对视,凝视他的双眼。
“你做什么?”
“蓝色的。”

诶嘿(ಡ艸ಡ)噗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碎碎

    昨晚做了个不算有趣但很诡异的梦,突然想到个不错的段子,电视上发现很有意思的画面,一切足够凑成好几句的段子在想着要如何整理语句一条一条地发给你,自己先构想好收到消息以后的你的反应再自顾自地偷乐,把两人你说我笑的情景先在脑中模拟了一遍。
    大脑思考完这一切之后,拿起牙刷漱完口之后,整理完毕回房间看到正在充电的手机的时候,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致照着计划按部就班了。
    什么东西在慢慢地发生变化。
    最后值得分享的趣事就个人咀嚼个人乐,风化成一个又一个小秘密被时间老人打磨成一粒一粒的堆成小沙丘。再想着下次见面的时候把它揉散了说与你听。
   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呢。

你要什么呢?

        要写这些,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也许是刚巧发现了一些事到如今才发现的东西吧。lof是个适合宣泄的地方。也是个可以间接袒露心思、交流沟通的地方,尽管想要沟通的对方也许有可能会看到,也许永远不知道。      又有什么呢,两个人的交往,就算是关系最密切也不见得能完全交代自己,人总是会或多或少遮掩的。
       就像我上一条消息里说的,这个四月并没有善待我。或许甚至从一月开始以来我就一直没有得到善待吧。
       和父母的争吵也好,许久不联系的小学同学也好,关系紧张的初中同学也好,一件件让人头疼的事情接踵而至。愤怒,无奈还或者是失望,这些各式各样的情感搅得我心里发痛,又恨不得一个个地吼过去,“不是,没有,我其实……”。
     到其实说了又有什么用呢,你看,该离开的不该离开的都离我而去了。就算抓的再紧,见得再勤又怎么样呢?再要好的关系,说断也就断了。
     我既惊讶于它分裂得如此果断,又无奈于尽了人事还得听天命的事实。我开始怀疑,是否我并不具有交友的能力,也开始不停的问自己,我到底希望的是怎么样的朋友。
     说实话我很羡慕我的同学小金,她很单纯也很可爱。她在说说里告诉我们,她喜欢我们,喜欢这个班级,喜欢所有同学。她的朋友圈里总是发布着去这里吃吃去那里玩玩的小照片,亦或是亲爱的弟弟淘气又贴心的话语。你看,她活得那么幸福,那么美好,仿佛一切灰暗暗的东西都没法靠近。再回头想想自己,唉,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可能我的想法也只是片面的,因为我看不到她的难过、她的伤心、她的沮丧。
     为什么要写这些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的不甘心吧。不甘心如此寂寞,不甘心她们的离开,不甘心这样的我。但是又不得不甘心。因为我直到现在才发现,早在我苦苦纠结的时候,早在我烦心又不得不专心于其他事情的时候,我烦心的对象,纠结的对象,早已经在我们只中颤颤巍巍地画上了一条线,分隔彼此。我在这一边,你在那一边。我还是会有事就跟你说,你也还是时不时对我发些牢骚,但是什么东西改变了呢,我的初心去哪儿了呢。
     最大的哀伤莫过于,我还在想着我们的以后,而你已经考虑到了我们的结束。可我还是很不甘心的,但我又抓不住你,怎么办呢?时间不会给我答案的,它会把我带走的,到时候我还有什么理由坚持呢?你都已经放手了。
     万般无奈下,我只能想到给我们之间的分离找一个张冠李戴的借口:“因为你不理解我”。而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我就一定懂你吗?
      我不能大哭大闹,叫喊着“你们都不要我了”,但事实却是如此,我想,我或多或少可以理解那些自我了断的人们了。
     我的愿望一直没有变啊,如果能学会,从害怕一个人到习惯一个人,就好了。祝愿自己五月能够愉快度过,也祝你们。

把我的感动全部藏起来,然后对你温柔的嘴脸柔情的话语嘶吼着“放你妈的狗臭屁”。啊,四月不会善待我的

我不再假意松手
因为你不会回头

两狗一崽的日常生活🙈

你好烦你真的好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