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鱼的猫先森

爱你爱的人

【他知道】(短篇)

贺天闻声看向他,察觉到他语气里的不满和惊讶,笑着辩解道:“你也没吩咐切个什么呀。”
见一和展正希听见莫关山的话都好奇地冲到厨房,看到可怜的姜块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贺天你从太空来的吧,切姜切方块啊我的妈哈哈哈,笑死我了。”见一毫不留情地嘲笑着,连一本正经的展正希也跟着笑了起来。
莫关山有些受不了:“你是来帮我还是来帮倒忙的?”
“你不教我怎么会……”贺天眯眯眼有些不爽。
见一和展正希深刻意识到光靠红毛和贺大厨痴两个人忙活,美餐大概到早上都出不了锅,于是主动请缨打起了下手。
四个人待在厨房里团团转,好在厨房够大,也不算太挤。有了见一展正希的加入,效率高了不少,没一会儿菜就都出锅了,除了炖牛肉稍微晚了些。
“哇人间美味哦!”见一吃得赞不绝口。
“嗯,很好吃。”展正希赞同道。
贺天笑眯眯地没说话,汤却盛了一大碗。
四人狼吞虎咽地,桌上的饭菜不一会儿就空盘了。见一躺在沙发上摸着肚子幸福的打了个饱嗝,一副吃饱喝足要睡觉的懒样子。展正希走去卫生间洗手。贺天从房间里拿来了被子枕头。分工和谐得莫关山好像没觉出什么不对劲来,他迟疑了几分钟,终于反应过来,“ma de吃完了谁洗碗啊?”
三人听完动作顿了顿,又继续各干各的。
“嘿,你们不说话是怎么个意思?”
——————tbc——————

【他知道】(短篇)

拉门开灯的一瞬间,莫关山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某个高星级酒店。不过太过空旷的房间让他有些不舒服,见一和展正希倒是没什么太大反应。
贺天拉开门旁边的鞋柜,指了指某个方向,说:“拖鞋随意,厨房在那里,卫生间在那里。”
莫关山点了点头,向厨房走去。大概了解了下冰箱里的食材,他转头问向在沙发上瘫着躺着的三人:“炖牛肉,焗土豆,蛋炒饭可以吧?有什么忌口吗?”
“没有没有!肉要多一点!”瘫在沙发上的见一抬手示意自己正在发言。展正希没说什么,点头表示赞成,贺天意味不明地微笑着。
“啧,”莫关山找出个小碗准备打蛋,看三个人一点没有要动的意思,喊道:“就没人打算过来帮个忙吗?良心被谁吃了?”
贺天这才有了些做东道主的自觉,小跑过来问他需要做些什么。
“切点姜放小碟子里。”莫关山给他分完工转身打起蛋来。
铿铿的切菜声响起,配合着筷子敲碰着碗沿的声音竟意外的有种温馨的意味。
莫关山打完蛋回头瞄了一眼砧板上的姜,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忍住自己语气中的惊怪,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太响——
“贺天你家切姜切方块儿啊?”
——————tbc——————
晚上好😉

元旦前请和我谈恋爱!(番外)

说有就有的番外,嗯。
短小勿喷

莫关山:所以你那个多年女友是怎么回事?
贺天:哈?哪来的女友?
莫关山:少装傻!那个交往了五年的女友是谁!你居然还恋中出轨?贺jiba天你很强啊?
贺天:五年?我有个养了五年的橘猫倒是真的。说起来跟你还挺像的。
莫关山:???橘猫??
贺天:对啊。又别扭又凶,刚捡回来的时候摸都不让摸。
莫关山:洪甜甜?
贺天:对啊,这是她名字。
莫关山:谁会给自己家的猫起这么个狗ji名字?贺jiba天你有病吧?
贺天:等等,毛毛你莫不是吃醋了?
莫关山:fnndp!我才没有,谁会吃猫的醋!
贺天:毛毛你吃醋诶……(恶魔角 恶魔尾巴伸出)
莫关山:你这个露出小尖牙地表情是怎么回事?喂!你干什么?别扒我衣服!
贺天:详细解释解释。(手脚并用)
莫关山:这还是大白天的,你……别…………cao你ma轻点!
事后贺天非常舒爽地搂着莫关山想起了洪甜甜。
洪甜甜:贺天你变了,你背着我有别的猫了……哇!你个狗ji!臭不要脸!
贺天:乖。
莫关山:搂着我还想着别人,呵呵。贺天你个狗ji。
狗ji贺天:乖,再来一回。
莫关山:不是,剧情怎么变了?你等等,别咬我那儿!
贺天:莫仔,留点儿力气待会用。
莫关山:???
贺天:我怕你半途晕过去。
莫关山:干霖娘!

元旦前请和我谈个恋爱吧!〔0.5〕

哈?结束了怎么了吗?难不成还得多给你时间感叹一下你的2017有多幸福吗?莫仔忿忿。
莫关山只顿了一下就继续上楼了。
贺天的到来激起了大家的关怀之心,问长问短的时候他总是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和让人舒心的回答。看着这一切的莫关山有些不屑,他“切”了一声就往厨房跑。
贺天虚伪的笑容让他莫名有些不爽,可是不得不说即使是虚假的微笑也是非常养眼的。真让人不甘心啊。
“小姑,我的馄饨出锅了吗?”他已经闻到麻油的香味了。没等他问完小姑已经将最后一个漏网之鱼盛进碗里了。“拿两个调羹端出去吧,慢点小心烫。”
“得嘞。”他手脚麻利地放好调羹把馄饨端了出去。
“贺天有没有女朋友啊?”七大姑关心的问到了个很不得了的问题。
“还没有呢,”贺天笑眯眯的,丝毫不受问题影响,“不急。”
“怎么能不急呢,你都多大了还没女朋友,再过两年……”七大姑还要继续关怀贺天的时候莫关山端着馄饨来救场。“吃馄饨嘞——”天高声喊着声音盖过了七大姑的询问,惹来对方的怒瞪。
“客厅人坐满啦,去房间里吃吧。”莫关山找了个恰当的理由就把贺天拉进没有七大姑的房间里去了。
“吃吧大可怜。”他将碗一摆,坐下拿起调羹就开吃。小姑的馄饨真是好吃啊,肉香皮嫩汤又鲜。两人呼哧呼哧几口馄饨就不剩几个了,莫关山拿起两个空碗就要往客厅走,贺天这时开口向他道谢了,虽然语气里并没有被救场后的欣喜。
晚饭时两人也并没有吃多少。莫关山草草夹了几筷子菜就起身“吃饱了”进房间。客厅里烟味太重,熏的他眼睛疼,再加上长辈们的谈话他也说不上什么,还是早溜早好。让人惊讶的是乖乖孩子贺天没吃几口也跟着跑进了房间,面对诧异的莫关山,他笑道:“怎么了?今天的饭菜不合我胃口。”
莫关山心想是呢,国外的洋酒西餐早把你的国胃给西化了,哪吃的惯这些。话说出来却不是如此——
“哦这样,我的炖牛肉还没上桌呢。那牛肉特别好,你没吃到真是可惜了。”贺天没出国之前非常爱吃莫关山做的炖牛肉。
“以后有机会。”贺天如是说。
莫关山心里逼逼叨,哪来的以后,谁给你的以后,搂着你女朋友吃你的法国大蜗牛吧。还肖想我的秘制炖牛肉,怎么没把你美上天,和星星把手牵呢。
再晚一些陆陆续续开始有人放烟花了,莫关山看着窗外天空中一会儿一撮红一会儿一撮黄的,忍不住开口道:“才八九点就开始放烟花跨年,也不怕跨那么早把裆卡着了。”
闻言贺天轻声笑了起来,“你少损别人几句兴许来年能多涨点福。”
“涨多少福也涨不出个女朋友啊。”莫关山想也不想就顺了一嘴。等他反应过来脸都给吓白了。
贺天也不笑了,他喊着莫关山,“莫关山——”
烟花声太响,莫关山听不太清贺天在说什么,他朝贺天那儿凑了凑,“啊?”
“跟我谈个恋爱吧?”
听清了之后莫关山傻了,他感觉窗外爆炸的好像不是烟花而是自己。“boom!”一只小红毛炸成了颗小爱心。“boom!”又一颗。“boom!boom!boom!”
莫关山眼前一片红红的小爱心,他不知道此刻他的脸上也是一片红。
“愣着干嘛,傻了?”贺天看着莫关山呆住的样子,心情好地扭了扭他的小红脸蛋。
莫关山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好像不会说话了,他朝贺天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正当贺天凑近脑袋要给他按戳儿的时候他突然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只会做炖牛肉。”贺天笑着吻住了这个小屁精。
“boom!”窗外天空又是一撮红。
————end————
咳咳,时隔好几个月终于把另一个0.5憋出来了,年都过得没影了(对不起),会有番外补空(大概?)。

【他知道】(短篇)

“哈?去你家做什么?你家又没有好吃的。”见一说罢就要放弃自己提议。
“那个什么,”莫关山在这时开口了,“我会做饭,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
“诶?红毛你会做饭啊!那我要吃黄油焗大虾,特别多的虾!”刚才还打算就此打住的见一一改态度,转念就考虑起待会要吃些什么。展正希无奈地给了他一个头槌。
“也要看看贺天家里有没有这些食材吧。”莫关山小声说着,尽量不破坏见一的好情绪。目光一转却瞧见贺天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他立马转过头去看向别的地方。
要死,这人怕不是发现了什么哦。
同样的情景要是放在平时莫关山早就“算了算了打道回府”了,可偏偏这次他却有些心虚。别的不说,今天观众的热情明显不如别日。他心里明白,主要问题还是出现在自己身上。愧疚涌上来,他就顺着如是说了。
嘛,用一顿饭能解决问题,他也挺情愿的。
不过,贺天的家,长什么样子呢?他非常好奇。
——————tbc——————

【他知道】(短篇)

初次登台,紧张和激动并存。莫关山虽然脸上狂得不行,但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他担心观众不接受自己,也担心自己表现不佳影响团体。
“今天有个新人,”贺天朝着话筒说出前半句,转头看向莫关山,示意台下的人,“表现不好的话,大家要多担待哦。”台下观众很配合的应着。
“还是笑得一脸欠揍样。”莫关山不去多想被贺天帮助而产生的小情绪,小声嘟囔着。
尽管不愿意承认,贺天的互动的确多多少少化解了他心里的小紧张。自己的表现平平,无功无过,也算是种回报。
演出结束后四人在后台整理用具,见一这时候提出来要去吃一顿。“红毛第一次和我们出演,当然要好好纪念一下!”他笑得一脸灿烂。
莫关山皱着眉头就想拒绝,贺天却哥俩好地一把揽住他,“好啊。”
“这么晚了烧烤店都关了,要去哪里吃?”展正希提出最关键的问题。
贺天看看展正希,望了望见一,末了又在莫关山脸上逗留了一会——
“那去我家吧。”
——————tbc——————
(多谢喜欢,按照这个进度短篇怕是要加长了😂)

【他明白】(短篇)

“应聘吉他手?”空荡荡的排练室里回响着那人的话语,“露一手看看。”
莫关山顺手拿过身旁的一把吉他,试了两个音就开始了。表现和他张扬的红发一样狂妄。
“就这样?”黑发男人听后笑了笑。莫关山看着他的笑容,心想果然这人很欠揍。他正欲说什么,男人又开口了:“我叫贺天,欢迎加入,小红毛。”
应聘成功的喜悦顿时在心里充荡开来。浅发的人叫见一,鼓手叫展正希。两人很好相处的样子和贺天形成了鲜明对比。莫关山这么想着,看向黑发男人,却发现对方也正看着自己。
他露出笑容,张口就是:
“开始排练。”
——————tbc——————
(又开了个坑,承蒙喜欢,谢谢你们XD)

【他明白】(短篇)

眼睛可以确认很多事情,比如
他的头发是黑的
眼睛也是黑的
笑起来很欠揍
嗯……也很耀眼。
这是莫关山第一次看贺天表演时所得出的小结论。
“当然,也很不好惹。”在拥簇的人群和欢呼的声音里他说出了最后一个结论。
不过,结论可没阻止他继续欣赏舞台上人的表演。
“不说别离,不谈相遇——”唱完最后一个字,现场的气氛达到了顶峰。就着尖叫,主唱潇洒地离开了舞台。
——————tbc——————

元旦前请和我谈个恋爱吧!〔0.5〕

   “距离2017年的结束还剩五天啦,单身的宝宝要抓紧了哟。不然五天一过你就又多单身一年啦哈哈哈。”营销号的说说里如此写到,可爱的语气遮不住残酷的真相,一字一句都刺痛了莫关山的心。
   “元旦之前,谈个恋爱吗?”莫关山喃喃自语着,说完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哪有这么巧的。”想谈恋爱就能马上找到对象实现的话,先前的二十年他也不会一个人,还是一个人地度过了。
   “关山!吃饭了,快出来!”母亲大人扯着嗓子把莫关山从房间里喊了出来。“好的好的。”他如是说,出房间前顺手把那条令人痛心的说说转发了出去。
     非常简单的四菜一汤,简单到莫关山只顾着吃饭。
   “哦对了,31号你们放不放假?”母亲大人问道。“放的。”他回答。“有什么安排吗?”
  “大概没有。”
  “那天你小姑要请我们吃饭。”
  “哦,好。”
    解决了新鲜的米饭莫关山又重新窝进房间。打开手机的时候发现转发的说说被人点赞了,刷新了看看,又多了好几个。“看来单身狗好像也不少嘛。”他这么宽慰自己。
    周一到周五的日子其实过的非常快,再加上模拟考的来临,日子呼啦啦就飘走了。周五放学的时候寸头笑嘻嘻地跑来问他跨年那天要如何潇洒,“男男女女大趴体”的回答不出意外地使小同学变了脸色。可不是嘛,家族聚会七大姑八大姨都来的,长辈带儿女,儿女携子女,不就是个男男女女的大趴体么?
    跨年当天莫关山一家是到席最早的,当然,小姑已经早早的准备好了午饭。一见面就是一阵寒暄,莫关山有些尴尬。不过这样的气氛很快就随着其他人的到来而消散了。午饭过后是中年人们的娱乐时间,他只能无聊的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已经快到啦?什么?找不到76号?”小姑拿着电话用语言指挥电话另一端的人,“还是找不到?算了那你站在那儿我下来接你。”挂断电话小姑就要往外面冲,身上的围裙还没取下来。
   “小姑,我去接吧。您歇会儿。”莫关山出声道。
   “你去?啊,也行。关山长大啦会体贴小姑啦。”她边说边笑,“人在东大门那里,接到了就赶紧回来啊,外边冷。等你们回来给你们下馄饨吃。”
    “好。”他应了一声,披上外套就出门了。
     走了一半才想起来忘记问接的是谁了,大姨,二叔还是谁呢?快到东大门的时候才看见要接的人。
     嗯,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了。是的,要接的对象既不是大姨也不是二叔。是一个会让他感到非常尴尬不好受的男人——贺天,他的初恋对象。
     确切来说,是个他暗恋的对象。毕竟喜欢了那个人那么多年却连个像样的告白都没有过,好几次的冲动都被最后一刻的胆小给压住了。后来高中的时候听到那人出国了还有个交往五年的女朋友,他就更不敢说出自己的心思了。几年的不联络让他的感情被时间冲淡,有时候他几乎快要认为自己已经放下那个男人了,可……
   “好久不见,小莫仔”男人在他还胡思乱想的时候先打了招呼。
   “嗯,对。”紧张的情绪让他只能从嘴里蹦出两个字来回应。
     不过所幸男人并没有介意,他继续说道:“好几年没回来连门牌号都找不到了。幸好你来接我,带路吧。”莫关山点点头,转身就往回走。
    不能再看这个人了,该死的,在国外呆了几年变高了不说还长帅了,出国还附带整容增高功效的吗。别说站那人旁边了,靠近一点都压力很大。
    正当他埋头快步向前走的时候一只大手拉住了他, “啊,我忘记买牛奶了。附近有超市吧,我们先买好牛奶再上去?”大手的主人问。
   “好。”这么大的人了喝什么鬼牛奶,莫关山边回答边抽出被他握住的手,而且说话就说话,非要拉着是怎么回事。被握住的手肘还一阵阵发烫又是怎么了,真是。
    陪着贺天逛完超市收获了一盒牛奶还外加两颗柠檬糖。啧,哄骗小朋友的糖果还笑的那么无害不会良心不安吗?
    接人任务在走到小姑楼下时终于圆满达成了,拉开了铁门后莫关山就准备往上冲去领任务奖励,这时贺天突然说了句很奇怪的话——
“小莫仔,2017年快结束了哟。”

技术烂不能怪别人不带你玩,嗯😊